天稍稍放晴了

丽江历史解密网 2020-02-20 02:24:12

摘要:不过,天稍稍放晴了,似乎也淡漠了那么多的怨恨,活泼起来。吃喝完毕,就四处逗留一翻,踱着步子。??这天,不见王土已经二十多天了,突然想起他来。他虽没有欠着我的钱,但时常经过他的家门口,每每遇到也攀谈不少,这些天不经意,却有些想起他来,但也其他想法。 天气很凉,夜也特别长。一天天来没有什么事情,总觉得过得很散漫,厌倦了。纵然有美梦,也厌烦这阴沉的天气,闷住了人心,愁得喘不过气来,特别是想到谁谁借了钱去,好几年不还,怕是忘了,这真叫人气愤和无奈!
??虽然叫自己说,别为了那些琐事而影响了心情,害了自己短命,但是每每想起,还是打从心底郁闷和愤怒:凭什么借钱不还?凭什么做老子!
??不过,天稍稍放晴了,似乎也淡漠了那么多的怨恨,活泼起来。吃喝完毕,就四处逗留一翻,踱着步子。
??这天,不见王土已经二十多天了,突然想起他来。他虽没有欠着我的钱,但时常经过他的家门口,每每遇到也攀谈不少,这些天不经意,却有些想起他来,但也其他想法。
??漫漫地走在泥泞的路上,正懊恼这天为什么就只顾下雨,难道赶路人没有上香给土地公或者灶王爷或者天公雷公太上老君等等众仙,惹恼了他们才跟‘我们’过不去,偏偏冬天下起连夜雨来了!
??我细一想,这诸神诸位诸大人,我也没有上过香,难免他们不顾虑到我了。这样的一细想,便没有了那么多的怨愤。而这赶路的也真是的,为什么就不多烧些纸钱,那么小气。不让我也沾点运气,连个散步也搞得这样湿这样糟。
??走到王土家门口。照样的往围栏里一望。王土正在屋旁的一株桑树下,握着锄头在挖着什么。我站住,大声问话他:“王土,干什么呢?”
??王土回过头,放下锄头,走近来,连说:“啊!老原啊!哪来呀?”
??我一手插裤腰,一手拿烟,说:“没有什么事情,随处走走。你这是搞什么?”
??王土接过我扔过的烟,说:“进来么?我这是翻一下土,硬邦邦的,准备种点菜。”
??我吐出一口烟圈,说:“不了,随便说几句就要走了,你也忙。”
??王土点了火,吸了一口,说:“不忙,这不没事找事做么!”
??我没见他一家老小,便好奇的问:“老小呢?怎么不见人影?”
??“我赶跑啦!”
??我好奇后开始诧异:“你这王土,没事你搞这种玩意儿,有意思么?”
??他却愤愤不平起来:“这一家子没我不行,我有个一灾二病的,却没有人来声问候!哼!”
??我似乎意味到了什么,探询的问:“你生病啦?”
??“没有,打个比方。这是长久来的情况了。”
??“哦!”我似乎明白什么,有似乎更糊涂,“你把他们赶哪去啦?”
??“鬼知道他们上哪去!”
??“你别这样。好歹是你一家老小,有什么事情不能商量呢!”
??“可能是回娘家了吧。我这不是气过头了嘛!”
??“你不去接回来么?”
??“我才不……他们会自己回来。”
??“孩子都二十几岁了,该给点自尊。”
??“我给他们,他们给我么!哼!”他吸了烟,又气愤,不禁嗑起来:咳咳咳……
??我看着一根烟吸完了,要走,说:“你自个儿忙吧!”
??他却不让我走,找话题说:“你等下。你也不忙。赶什么呀!”
??“我……”我回过头,想着自己确实也不忙,但在这里跟他耗着有什么意义,就截然的问:“你有什么事情么?”
??“谈天。聊聊嘛!”
??“哦!——你说。”我等他开口。
??“我这虽茶饭要自己煮,冷暖也无人问津,但不清净了么?”
??我开导他说:“话虽如此说。现在你惬意了,一个人逍遥自在,但几年后呢?几十年后呢?若如此,当初为什么娶老婆生小子呢?”
??“这不,不是不知道他们这样子撒!”他红着脸,看来很生气。“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不该花那么多钱娶这个没心没肺的,就不该生下这不忠不孝的。”
??我又问他:“你自己呢?没有毛病?”
??“我……”他被我噎住了,我也偏等他回话,他点点头说:“我脾气大点,这不是一家子全靠我么!”
??我再循循开导他说:“他们虽吃了你不少米饭,但能说他们一无是处么?不能。又虽说但凡有点能耐总会有点毛病,但但凡有能耐的人成功了或想成功的,则必然先改了自己的毛病,从缺化为优。”见他认真听着,我再说:“从而成功了。”
??他点点头说:“哦!”
??我故意又泼了盆冷水给他,说:“但有三种人会有三种不同的情况。第一,此人没有能耐但从小学会了谦虚,不露脸。第二,此种人有大能耐,会有毛病但悄悄的自身吸取教训,改了,也就……”我看下他的表情,他会意的点点头,我直接说第三种,“第三,有能耐也无大能耐,还不听劝,一头犟驴慢慢变成一头蠢驴,如……”我又偏停下,看下他的脸,他专注的看着我的嘴,似乎等着我说是谁,又有顾虑说到他,他也许隐隐感到他是第三种人了。我便不说,要走了。
??他呆了一下,试探的问:“谁?”
??我却看着天,说:“天不早了!”
??他也看了下天,说:“还早呢!阴天,刚过中午,你倒是说。”
??我见他急了,停下脚步说:“如你!”
??他红通着脸,出呼他的意料也在他的预感之中,幽幽地问我:“我真是这样的人?”
??我断然的说:“恩。谁人不知你是你家的顶梁柱,谁人不知的力气大脑子好——”他更料不到我突然说起褒扬他的话,脸由红转绿,可能是有点冷,只穿着件汗衫,而我穿了一件棉袄了,大冬天的。他附和着:“那是!那是!那——”他突然有噎住了,因为我接下去是说:“——心眼小!”
??“怎么讲?”
??我见他没有缓过神来,轻声并且真诚的说:“请别见怪我的直言,我这人总如此。你但可回忆一下自己这几十年的过程。不是说回忆使人成长么!”
??“是挫折!”他要纠正我。我压下他:“不回忆能知道那是挫折么?不能。要知道那是错误为什么还要犯呢?”
??他点点头,听着似乎也感到有理,就不再插话。
??“你这人自负!……听不进去旁人的话,自私而且嫉妒!”
??他似乎很有挫败感,又不感再争辩什么,只小声的说:“这样?!我是这种人?”
??我点点头。
??他开始自言自语:“我平常固有一些高傲,做事也十分小心,不愿意争强好胜,别人有求也商榷再三……”
??我静而不答。见他痴迷起来了,就自己走了,留他一个人在那里。??
??王土自己想着。有一年的六月的一天。王泉来借钱。说是遇到了麻烦,想是邻居有沾亲带故,希望帮帮忙。但因为怕钱有去无回,便回绝了。这事怕是传了不少人的耳朵里。而自己也真是的,没有借给他一个子,还无情的说:“自家自顾自。我总是秉着自扫门前雪。这你怎么就偏偏就寻到我来了。你怎么就知道我有钱?我告诉你,我没有钱,一个子也没有。”王泉是悻悻地走了,但脸色很不好。
??有一回是邻居王大钱要建新屋。需要拉一根电线,来说了。一样的回绝他。而且也说了句不好听的话,怕是也传开了。这话是:“你要建房干我什么事?我这一没好处,二没……”想到自己还是想没好处便宜,就干脆说:“凭什么给你拉电线?”王大钱说:“邻居互通有无,谁没有个急需呀!就算是帮帮忙。”王土打断他:“我没有急需。你急需你找别人去。你拉了电线,电费谁出?你出你家的,这从我家到你家的电线的损耗电费找谁?总之一句话,没有。”
??王大钱也走。但生气得直跺脚,当面指着王土的脸说:“你要永远不求别人!”
??还有一回是,王小李家的婆媳争吵。本来没有王土什么事。可王土见两人吵得厉害,出了个唆主意,把一家分开了,彻底的分开并留下伤痕。这件事是这样的:王小李的媳妇动手要打婆婆,并行动了,婆婆呼天抢地,十分无奈和可怜。王土说:“你自个儿去老屋住吧。她就高兴了。”
??王媳妇自然不能让婆婆自个居住,因为这样会让人说她不孝,并终身背上这骂名,放话说:“你如果自己住,就永远不要找我们。”这话虽无情,但可看出她的意图。但婆婆还是自己住了。这虽说不能多怪王土的好管闲事,但也真该怪他出这样的主意,拆了一家人。这件事或许也传开了。会让人猜测王土的奸诈。可也无可奈何,终究事已至此。

共 1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段的对话,鲜明的个性,流畅的叙事,平淡的生活,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个性格凸显的人物,有了这些,就已经是一篇不错的小说了。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10-02-02 22:1 :1 欣赏作者美文,问候作者。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2 楼 文友: 2010-02-02 22:50:17 对话描写很精彩!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他达拉非片怎么样
河源治疗癫痫病费用
厦门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