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些NPC 第五三五章 附加规矩

丽江历史解密网 2020-02-18 19:16:25

你们这些NPC 第五三五章 附加规矩

“我强烈推荐心脏,那就是一坨肌纤维组成的肉块,力量不大,但是耐力很强,心包有嚼劲,里面的东西又很嫩……”

“嗯,肝脏口感又不一样,可惜王队长身体健康,没有脂肪肝,否则就和号称‘世界三大珍馐’之一的鹅肝一样了,不过能吃到已经很难得了,你可得好好品尝……”

“这个是胆囊,也就是存放胆汁的东西了,胆汗是帮助消化的,你不是在减肥?这东西可不能不吃……”

办公室里,温柔的声音一直响着,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呕吐声,等这场盛宴结束,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二人移到了办公室另一边的大沙发上坐着,孙安看着快要晕过去的冯狱长,笑道:“你看,我这人伟大吧?你不给我吃好吃的,我反而请你吃一顿大餐,虽然浪费了不少,但怎么说也吃了一些,对你的身体健康是有好处的,至于心理健康嘛……我又不是心理医生,就不去管那么多了,现在咱们来聊聊今后的事吧。”

冯狱长仍在作呕,他目光呆滞、满嘴血腥,每呼吸一次都会觉得恶心,而齿缝间残留着各式各样的味道,同样能引人作呕。

“你喜欢制定规矩,那我也来添加一些细则吧,怎么管好监狱是你的事,我不会干预,我附加的规矩也不会对别的囚犯造成影响,监狱仍是监狱,你的监狱,不会变成旅馆,也不会变成我的,只不过对我来说这是个疗养院而已。”孙安用牙签剃着指甲缝里的血,缓缓说道。

冯狱长点了点头,他现在无计可施,似乎被当成了弃子,命是保住了,可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他无法预料。

“既然是疗养院,就应该是可以随意出入的,帮我换间房,关到死刑区吧,那里的房间是门,也安静,不像这里每天冲马桶都烦死了,只要保证我能随意出入房间就行;向其他狱警说清楚,我可以自由出入监狱——放心,一般情况下我还是会回来睡觉的——阻拦我的后果自负,总体来说就是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好,只要我在的时候,好吃好喝的给我端上来就行,既然你在减肥,那我也不打算和你吃一样的,我在的时候,四菜一汤送我房间里来就行,玩花样后果自负。”孙安漫不经心的说着。

他去了一趟死刑区,喜欢上了那里的环境,铁门怎么说也要比铁栅门好一些,离囚禁区远,也不会被吵到,由于不进食堂,死刑犯的饭菜都是由警卫带进去的,有好吃的,住在里面可以算是一种享受。

冯狱长又点了点头,他现在哪还有功夫理会自己定下的规矩?孙安考虑得确实周到,他住进死刑区,也确实不会影响外面的囚犯,也就不会再引出暴乱来。

“唔……”孙安又想了一会,说道,“就这些吧,你看,我这人其实挺容易满足的,早点满足我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现在我有些问题要问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冯狱长又开始呕吐,吐在了他漂亮的茶几上,这一次不是因为恶心,而是像孙安说的那样,他吃进去不少血,肠胃排异,又把血回了出来。

呕吐物同样是血红的,像是冯狱长把自己被绞碎的内脏给吐了出来。

孙安像是没有看到似的,问道:“你的老板是谁?我是说地下世界的老板。”

冯狱长捂着肚子,大口喘息着,说道:“我不知道老板是谁,老板也不会和我见面,只是通过。”

孙安点了点头,又问:“那地上世界的老板又是谁?是谁把我送进来的,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老板当然是神秘的,周兴不知道他们的老板是谁、范弘方不知道勒索他的人是谁,那个幕后大老板又怎么可能让冯狱长知道他的身份?手里有孤儿,要钱其实是很简单的,建立一个制毒基地,主要目的不会是为了钱,而是别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安排你进来是上司让我这么做的,我只需要听上头的吩咐就行,什么也不管。”冯狱长有些担心的说道,孙安问的问题,他一个都没能回答上来。

孙安倒是坦然接受了,笑道:“难怪你能活那么久,不去多管闲事是很重要的,只不过在我的问题上,你有点多事了。”

“那……那也是上头吩咐的,只有王强的事是他自作主张。”冯狱长又看了一眼桌上的尸体。

孙安点头:“看出来了,你这几天避着我我就看出来了,所以没杀你,只要接下来的日子我过得开心,离开的时候也不会杀你,你就安心当狱长吧,还有一点,以后有新人入住,记得带来让我看一眼。”

冯狱长心念一动,他记得上头这几天是要送人来的,似乎就是用来对付孙安的人,人还没到,不知到了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他没有把这事说出来。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这么配合?”孙安猜不到冯狱长在想什么,就是觉得这冯狱长也太配合了点,他以为会有更多的反抗。

“上头让我配合……”冯狱长讷讷的说道。

“上那上头为什么要让你配合呢?奇怪……”想了一会,孙安甩甩头,抛开了这个念头,冯狱长肯定不知道,他自己又不可能猜透,干脆不想,“就这样吧,有什么以后再说,我先回去了。”

孙安站起身来,拍了拍冯狱长的肩,往门口走去。

他一直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折扣过冯狱长的威望,等的就是这一刻,只要冯狱长在监狱里还拥有绝对控制权,就不用对别的狱警担心,当时孙安不知道王强的存在,现在他已经把这个隐患消除了。

冯狱长瘫坐在沙发上,仍没有回过神来。

“对了,”孙安拉开门,回头说道,“明天晚上我要出去一趟,可能凌晨才回来,帮我准备一辆车吧,新旧都行,能开就好。”

冯狱长点了点头,忽然回过神来,忙站起来,一边走一边擦着嘴边的血迹,跟出了办公室。

如果让孙安自己回去,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狱警会来抓他,再这么杀下去,他监狱里就没人可用了。

-

洛阳治疗男科医院
九江十佳癫痫病医院
张家口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